当前位置:首页 > 年轻的小姨子 >

那时我瞎,你却不傻。

时间:2017-02-03 11:18
摘要:01 跟X相遇,挺莫名其妙的。 传闻刑事诉讼法的教授很火,给分高,讲的好,于是选课的时候,学校的选课系统被挤爆。还好,平时的人品攒的比较多,看到课表上出现了刑事诉讼法几.....

01

跟X相遇,挺莫名其妙的。

传闻刑事诉讼法的教授很火,给分高,讲的好,于是选课的时候,学校的选课系统被挤爆。还好,平时的人品攒的比较多,看到课表上出现了刑事诉讼法几个大字时,我一下没忍住,惊喜地尖叫起来。

隔壁的梦梦也抢到了,我俩抱在一起差点哭了。

梦梦哭是因为她四门必修课都选到了,我哭是因为除了刑事诉讼法,其他必修课都阵亡了。

就这样,我心情复杂地坐到了写着我名字的专用座位上。

因为屡屡迟到,每次上课,我都得不好意思地戳戳旁边同学的肩膀,讪笑:“同学,让一让,让一让。”

就这样,到期末的时候,那位被我戳成条件反射的同学,一定很庆幸终于可以脱离我的魔爪。

02

一次老乡聚会,轮到各自做自我介绍。我说完了自己的名字后,一张陌生的面孔指着我,欲言又止的样子让我很是好奇。

“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。”他说。

周围起哄:这么老掉牙的搭讪台词,你小子怎么还在用。

在大家怂恿下,真心大冒险环节,大家有意捧高气氛,不知道谁喊了一声:亲一个,亲一个。场面一下子火爆起来。当时还是羞答答没谈过恋爱的小姑娘,一听到这句话,我的脸都吓得绿了。

最终倒是没亲成,因为他一口气自罚了半杯白酒,喝完大家就嗨了,也没管我们有没有亲。

事后他很抱歉,结尾的时候找了个机会坐到了我边上。

介绍道:我确实见过你,在刑事诉讼法课上,还记得吗?那节课没选上,刚好一哥们腿打了石膏来不了,我就替他上了一学期的课。

我摇摇头,一会恍然大悟起来,指着他:“你叫李什么来着……”佯装一副很是熟稔的样子。

“你好,我叫X,就是那个小学数学课上经常出现的X。”他一本正经地伸出手来。

天知道,那一整个学期的刑事诉讼法课,我除了睡觉就是问隔壁桌借笔记。压根没有想过看一看被我戳的那张脸。

03

这样就算认识了。他偶尔给我来信息。常常报备自己的行踪和当时当下的心情。我一条没回。

他也没问我为什么不回,只是乐此不疲地上下课打卡似的报道。

我们的关系突破于一场电影。看电影其实也不是因为什么浪漫的理由,不过是因为电影赏析课上的作业需要。

我又迟到了,和上课的时候如出一辙。

去的时候电影已经开始了10分钟。我们像个佛像一样僵硬地坐着,中途凑近小声聊两句。电影没头没尾,他大概觉得过意不去,请我去附近的小餐馆吃了北京烤鸭。

结果很失望,除了上菜的师傅热情点,大大破坏了烤鸭在我心中美食TOP1的神圣形象。

“烤鸭看来还是要选牌子硬一点儿的哈,比如全聚德啊什么的。”

我点头称是。

“你是我在这个城市认识的第一个异性朋友。”他认真的看着我。

我假装没有听到,把头偏向一边,“哦。”音色里有涩涩的味道。

04

他很自恋。

X:“昨天我梦到有人追我。”

我一惊:“做错事被人追杀?”

X:不是,追求我。

还很毒舌。

X:还单着啊?

我:……是。

X:恋爱不是很简单么,找个顺眼的,品质好不就行。一定是你太丑了。

我:……你!

X:你们文字表达能力很强的,口头表达就会差点。

我不服:谁……谁说的?

X:你看吧,还结巴。

我:……闭嘴。

一天浏览他的QQ他人印象时,吓了一跳,他的好友们几乎用上了所有夸张的词汇来形容他。“光芒万丈”、“有为青年”、“领头羊”、“聪明”、“专一深情疼老婆”。

于是我也终于承认,他不仅仅是毒舌又自恋的人。

其实一开始清楚地知道自己并没有多喜欢他,只是关注得多了,他的形象也就立体鲜明起来。

聊得来成了一切的开始。

05

就是突然某一天,看着他在面前侃侃而谈时,看到他极其自然地接过我手中沉重的帆布包跨在肩膀上时,突然就觉得,这小伙,真不错啊,一辈子那么长,如果是这个人的话,好像也还可以忍受。

喜欢他的时候,我变得像一个战战兢兢伺候老皇帝的小太监,生怕哪句话就惹得对方不高兴或者没有兴趣和我聊。坦白后的第一年乃至第二年,我都小心翼翼地回着他的信息。有时候在微信里编辑好了长长的一段话,犹豫了下,担心打扰对方,或者会因为对方没有回复而失望,便又改了删,删了又改,最终仍是没有发出去。

因为太喜欢他了,一看到他发来的消息,眼泪就瞬间掉下来。

那段时间,各种形式折腾过自己,酒量浅却要逞强,跑过步,想起去过的地方,但是还是忘不了他。

一堆人的聚会,梦梦听到他自我介绍时,很惊讶:“你就是X——”话说到一半,就被我捂嘴拖到了洗手间。

是,我曾经无数次在梦梦耳边说起他,换了化名,换了坐标,暗恋让我变身特务,看似随意地否认着她一针见血的猜测。

明明不是喜欢,却偏偏给你超越普通人的照顾。

半夜收到他的短信,我再也没有回过,可是爱情就像飞蛾扑火,那火簇历久弥新,让人一次次飞着扑过去,那是本能。

被拒后,他的名字被我备注成“不能联系的人”,我再也不像从前那样会留下和他的聊天记录,而是清空了所有的聊天内容,这样他的头像才不会显示在微信的前几行。

我做过很多傻事。

比如在还没用智能机的时候,把聊天记录抄在本子上。

比如一直等待他的信息等到怀疑他是出门遇到了车祸,否则怎么会不联系我。

06

很多年后,我已经在心里放弃了这段感情,才终于可以正视自己。

可是他一句话,我仍是忍不住心里波动,却还是要装成一副无所谓的模样。

我看着他发的那些熟悉的语气,总觉得是一种让人凌迟的希望。

后来,他成了大律师,我在本专业的道路上越走越远。我们在微信上聊起来。

我:“买车买房了没啊?”

X:“去年买的房,A6。”

我刻意避开和他提及感情的问题,也只字不言当时的一切。

X:出嫁没啊?

我:没,求介绍男票。(认真脸)

X:肯定太挑了。哈哈,若是几年前,我就介绍我自己了。

我心知肚明,却也没有说什么。

我:所以,几年后,为了我的终身幸福,有好的要介绍给我啊,别自己私藏咯。

X:小妮子越发……。

我:美丽?才华?放肆?

X:放肆。

终究,我也只敢这样小打小闹。哪怕说一句:“问这么多,我们什么关系?”也等不来一句:“我喜欢你,关系你来定。”我想,没有什么是真正放下的,因为得不到,便始终在心里耿耿于怀。终究也说不清,你喜欢的是那个人,还是和他在一起时,短暂的不孤独。

很多人说爱是没有缘由的,或许情况恰恰相反,每一个爱情的诞生和失去都是有根据的,只是它太小,太日常,太不浪漫,太不刺激。让习惯轰轰烈烈的大多数人没能察觉到罢了。

相关阅读/本文标签 :
相关阅读/股市热词 :
上一篇:”与鬼共舞“的你觉醒了吗?
下一篇:没有了